给妻子

1999-12-30

在我们携手跨入新世纪时,回首往事,无限感慨!

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,我们青春年少,风华正茂,相遇、相识、相知、相爱;

在那个还未变成现代化工厂的乡村小路,垅头、溪边,我们曾一起数星星、伴月亮、听虫鸣、沐微风;

我们诗词唱和,互诉衷情;我们经历了伤感而浪漫的恋爱季节,青春无悔。

二十世纪是我生活贫困的世纪,也是我幸福的世纪,我有幸和心地善良、气质高贵、文采雅致、性格执著、亭亭玉立的你相爱。

我欠你太多,我的爱人!因为你爱上的是一个乡村少年,贫穷小子,一文不名。

我欠你太多,我的爱人! 因为我,你受了这么多的委屈:严冬的日子,你陪我到冰雪覆盖的北方,受尽严寒之罪; 闷热的暑夏,你也曾陪着我回乡,饱尝蚊叮虫咬之苦;即使到了下个世纪,我怎能忘了你的付出!

你是一个聪慧的人,恋爱的季节里,你自强不息,考上并完成电大课程; 你是一个能吃苦的人,婚后繁杂的家务,还带着儿子,你又通过了全国统一考试,取得经济师资格,怎能不让我为你骄傲。

更要感谢你,在我们快到而立之年时,诞生了可爱的笑笑,我们的宝贝,这使我们的小家美满而欢乐,儿子是本世纪我们最大的成就。 感谢你的信任,随我千里奔波闯特区,我们开了眼界,阔了思路,有了新的思想和认识,改善了我们的环境和生活,惟有不变的是爱。

千禧年的钟声就要敲响,我们依然很穷,我们还有赡养老人,抚育儿子的重任, 而我们已人到中年,已带病有伤,我们肩上的担子很重。背后有你,我什么都不怕,我们一齐,拉紧儿子的手,共创我们新的世纪。

1999/12/30 于深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