绚丽的晚霞

1996-08-02

去岁残冬,一个周末的黄昏,我独自躺在阳台的安乐椅中,仰望万里苍穹,看一片鲜红的晚霞,观赏美丽的夕阳。

夕阳真美,像个大火球吊在天际,于不知不觉中慢慢西坠。此时,微风吹动,让人轻轻地、悠悠地体味静谧,慢慢享受一片宁静的空间。

美景让我神游物外,悠闲中却带有些许伤感:春节过了,妻子又要远行,并带走活泼的儿子,今后,在享受宁静时,一个人怎样承受无奈的孤寂?

不觉中,儿子轻偎在我身旁,静静的,一反往日好动不停的脾性。我轻轻的把难得如此温静的儿子抱在腿上,让他和我一起看夕阳。

儿子静静地坐在我腿上,看日荡云飞,表情俨然一小大人。 太阳逐渐西沉,由圆而渐成半球,也许是荡晖触动了儿子的感觉,只见儿子轻轻地低下头,先是轻叹一声,然后慢慢地开了口:“爸爸,我和妈妈走了,你一个人多寂寞呀!怎么办呢?”

我先是惊讶他用了“寂寞”这个词,然后更惊讶他竟和我想的是同一个心事,也许父子的心灵是相同的吧! 想了想后,儿子说:“你和我们一起去上海吧!”

“那怎么行,爸爸还要上班呀!” “你给办公室的小李叔叔和小魏叔叔写个条子不就行了吗?”儿子可能想起了我上次出门留条的事来。

“不行,那样要扣爸爸的工资的。没有钱,爸爸就不能给你买玩具了。”我想到每次去商店,儿子总是粘在玩具柜台不走,和我软求硬磨的样子,他一定会选择让我上班,然后为他买玩具。 “我以后再不要爸爸买玩具了,我的玩具够多的了。”

“是吗?”前几天儿子还说青青哥哥有十几把枪,柳思航有十几个玩具车,他也想有那么多。 “不买玩具,我们还要吃饭呀?”我继续出难题。

“外婆家还有好多米呢。” 一股热流涌上我的心头,我把儿子紧了紧:“爸爸以后再不打你了。” 听到我这无原则的话,知道我难以和他们同去上海,儿子说:“我以后再不惹爸爸生气,我听爸爸话。”

刹那间,我感到鼻眼一阵酸麻,泪水充盈双眼,一股幸福感充遍全身。 谢谢你,儿子,谢谢你给爸爸的关心和安慰。我报紧儿子,抬起头,这时太阳已完全躲入西山,遥远的天空只剩一片絢丽的晚霞。

1996.8.2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