晨桦:心愿

1996-01-12

心愿

晨桦

你说过,等有了钱,买辆车,便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了。

可我不。我只想要个手机,好让我随时随地听到你的声音,听到你的安好,听到你的脉搏,听到你的笑。

也只想要个手机,别让我在凛凛寒风中苦苦守侯。别让我在漫漫尘雨中痴痴等待,别让我隔如此之久才得到你的信息。

太长了,生命怎经得起这般耗费。

你知道吗?

我想把天上的星星给你,让她变成你的双眼,看到长夜里我的思念;

我想把心底的梦幻给你,让她变成你的身影,可使我牵到你的双手;

我想把一片彩虹给你,让她变成你的憩地,洗去风尘和疲倦;

我想把一个世界给你,让她变成你的天空,挥洒豪情与才智。

我想给你的太多,可我一无所有。

只有我的思念,长长的,深深的,思念着有你的路,思念着有你的那方土;

思念着离别的那个清晨;思念着你的无心与有意。

尽管这思念常刺痛着我,可我还是自做多情的陷在这思念的网中。

此时此地的夜晚,只想静静的对着你坐,让心灵在静中纯化;

让情感在静中凝聚;让笑容在静中灿烂;让思念在静中溶解;让我们在静中天长地久。

1996.01

展开全文

晨桦:思念

1995-08-01

思念

晨桦

四年多的相依相偎相拥相抱,在某个清晨突然离去,那是怎样的一份孤凄!

我无法承受这抽空般的日子,于是,思念被风吹着飘到了他的身边。

想他,便想那些没了自我的岁月。 把思想和孩子一起,放进澡盆,连玩带洗,捞出来后再檫干,使头脑变得清白、简单。

丢掉了烦恼,和孩子一起嬉笑得彻里彻外。试想,如果不做一回母亲,到那里去寻得这般有趣的玩具。

想他,便去寻些流行歌曲来听个够。 这孩子在还未会说话的时候就会哼歌,其表现形式就是在商场里指着播放歌曲的音响要带走,无奈我只好记下歌名去收集磁带,尽管百思不得其解他的音乐细胞从何而来,却也为连年他哼的歌能在排行榜名列一二而欣喜。如果不是他,到那里去找这么能让你服从的老师。

想他,便使得自己倒退几十年甚至性别更换。 某日,孩子对我说:“妈妈,你当妹妹,我当哥哥,唱歌好吗?”,“好!”,管他什么辈份、年龄,把个“纤夫的爱、听过你的歌、天不刮风天不下雨”,唱得个天昏地暗,彻底过了把当妹妹的瘾。 看到武打片,孩子便对我说:“妈妈,我们是兄弟,看剑!”。 于是,刀光剑影,剑气纵横,还是我这个不知是兄还是弟的人缴械投降。看看,如果没有他,我岂能给人既当妹妹又做兄弟。

离久了,便忘记了他的种种烦人之处。 记得有次他摔倒,我忍不住的哎呀一声,跑过去扶起他问:“疼吗?”,“呃。你干吗也哎呀,你也疼吗?”,他好奇的问。“是的。”,我告诉他:“你摔着了,腿上疼,妈妈就心疼。因为你是妈妈的...

展开全文

梁逍出生记

1991-03-31

梁逍出生记

记事是为了甜蜜的回忆。

逍逍,今天是九一年三月的最后一个夜晚,半月前,在三月十五的早晨,在潇潇春雨声中你来到这个世界上。 对爸爸来说,那是一个惊喜的早晨,你知道吗?爸爸在产房外怀着忐忑的心情,等待了半个多小时,才得知你来到的消息。 那也是妈妈的一个痛苦的早晨,因为你是妈妈身上的一块肉,为你,妈妈在身上割了一刀,缝了十四针。

当助产师抱着你走出手术室,告诉爸爸:“看看,这是你的小孩”时,爸爸因担心妈妈和你的平安,加上看到你的惊喜,竟激动地忘了问你的性别和体重。 当妈妈怀着巨大的痛苦生下你,医生问:“你心情如何?”时,妈妈竟累得无法回答这有趣的问题。逍逍,爸爸的骄傲,逍逍,妈妈的宝贝。

妈妈告诉爸爸,你第一个哭声特别响亮,爸爸很高兴,因为你生下来就表现得象个男子汉。 在医院的七天,爸爸总想看却看不到你。每当喂奶时,爸爸总被赶出门外,因为这是医院的制度。想了解你,爸爸只有求助于妈妈的描述。 临出院时,爸爸一拿到出院证,就早早地把你从婴儿室抱出来,看不够,笑不拢,也许是妈妈造就给你取了个小名子:笑笑。

为了给你取名字,你未出生时,爸爸就忙着因经索典,名字起了一大串,可妈妈总是不满意。 最后,才定名:女孩:梁潇;男孩:梁逍。这是因为:潇湘、萧县、凌霄、潇洒、逍遥都是这个音。 还有,爸爸喜看武侠小说,更喜欢《倚天屠龙记》中的明教光明左使杨逍,武功卓绝,机智过人,英俊潇洒,笑傲群雄。 爸爸妈妈不想你高官厚禄,只愿你将来学知识、有本领,行的潇洒、过的逍遥。 快快长大吧...

展开全文
View: User: